紫宵剑尊苦笑道“我岂是藏私?以我的阵法之道,能以三个阵盘控制三十个阵基,已经是极限,剩余六门,无论如何也难寻替代之物,除非六名道境九重的高手,深入大阵内部,各自占据阵基之眼,方能将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全部激活。这百年来,若非当年我等侥幸获得那门五行遁法子体形态,配合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使用,觊觎我紫宵剑宗宝藏之人多如繁星,凭我紫宵一人,早已回天乏术。道兄如今回归,正当召集当日的战友,全力开启此阵,留下坚固的后路,到时候,就是反攻之时!”
 
    狂刀刀尊道“这么多年倒是难为你了,不过,我等岂能不识好歹?眼下解决此事,便来商议如何反攻之事如何?”
 
    紫宵剑尊道“如此甚好,道兄的黄巾力士稍后正好用来控制那六门阵基,届时全力运转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之下,即便是那五行遁法子体形态,再如何了得,恐怕也奈何不得分毫!”
 
    狂刀刀尊颌首言道“我苦练一十八尊道境九重的傀儡力士,正是要将他们用在刀刃之上,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,道友只管来找我取走便是。”
 
    紫宵剑尊闻言大喜,这十八个傀儡力士,就是可以比拟十八个道境九重的强者,不容小觑。而且傀儡力士有时候比用人要方便,紫宵剑尊在初次看见十八个黄巾力士抬狂刀刀尊辇车的时候,早就有了一些小心思,要将其用在刀刃上,使得紫宵剑宗真正地固若金汤起来。
 
    二人商谈已毕,便也不再拖沓,紫宵剑尊对此大阵了若指掌,先不理其它,直走那六门阵基之所在地去了。
 
 第一二九章 一个特殊女孩
 
    与此同时,高岳领悟迷茫虚空,堪破结构之后,便变化成同等迷茫属性的东西,混入其中。一路急行,隔不多时,果然眼前一亮!
 
    “好个去处!”高岳由衷感慨一声。在他看来,这个地方简直只有传说中的西方极乐世界可以比拟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所在地。
 
    实际上也并没有多么玄乎,一切都很正常,普普通通的阳光,普普通通的山水,没有极乐国土传说中的七重栏楯,没有七重罗网,七重行树,没有七宝池,没有八功德水,也不是黄金为地,有各种神鸟等等,看上去只是一个大一点的农庄,被四周青山围绕,小桥流水,农耕片片,隔绝了世俗一切烦恼。高岳虽然还相隔较远,但见到此等地方,所有的防备都卸下了一大半,一股浓浓地困意居然涌上眉梢,他摇头晃脑,悠哉至极,嘴里忍不住吟起诗来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。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。”
 
    “不好!是心魔!”毕竟高岳如今已非等闲,吟完一首诗之后,他猛地勃然变色,大叫不妙!未加思索,用了一招他从未用过的遁术,在原地一炸,整个孩童身躯化成几百缕气流,四射逃开。
 
    几乎在同时,从适才高岳所立的位置上方,一只巨大的脚掌,踩了下来……
 
    “轰!”地面一震,巨大脚掌没有踩中高岳,但眼前的景色却是变了!
 
    “这是森罗地狱?”高岳的意念传播出一道声音“哼,你勉强算是个厉害角色,难道就不敢和我堂堂正正地打一场么?以为单凭此等幻术,就能置我于死地不成?”
 
    高岳并没有重新凝聚形体,而是全力施展变通之法,时刻都与四周上下融合为一体,让对方也根本不可能一时之间找到他的主念头,从而灭杀他的心识所在。对方若贸然动手,即便杀死了高岳的次念头,但却同时也暴露了他自己。到时候,高岳哪怕只看到一丝破绽,就有可能跳脱出此幻术,也就证明高岳在这一回合中再次获胜。
 
    这样的斗法,比拼的却是让高岳感到十分新鲜的东西,不得不让他全力以赴。他倒要看看,这个未知存在明明拥有海潮般的意念,远强于他,却为何屡屡不与他正面交手?
 
    高岳惟有将对方的所有法术都破除,总会见到其真身所在。正是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高岳也并不心急。
 
    你要玩,我陪你玩到底!
 
    此森罗地狱,阴气森森,没有光线,全凭意念感应。但在感应之下,依然能辨别这个地方,却并没有任何鬼魅亡魂,实际上也就是刚刚高岳看到的那个地方。还是农庄,田耕,不过,农庄已经破败,田耕已经荒凉,小桥已经崩断,流水已经干涸。
还在这里等待着什么……
 
    她嘴里犹在呆呆地喃喃呼唤“弟弟,弟弟,你去了哪里,不要丢下我一个人……”
 
    原本高岳已经准备好好地和这个未知存在玩一玩,玩到底。对于这未知存在,高岳无时不刻都在全力以赴,知道这一刻虽说看似平静,没有杀戮,实际上双方都已经进入了斗法阶段,稍有不慎,就满盘皆输。对方输了也就输了,但高岳输不起。他本就处于下风,只能以变通之法等待机会,一有破绽,就能挣脱出去。而对方却不同,高岳一有破绽,很可能就会迎来致命一击。
 
    但是,高岳没有想到,对方的第一招,居然就如此狠毒,可谓是点中了高岳的死穴。
 
    高岳这一生,几乎已经可以说断了七情,但几乎不等同于全部,他若当真已经将七情全部斩断,说不定当初他出山之际,绝对不会只是修成了金刚不坏之躯,实际上的武道境界,却难以突破他的目标阶段。
 
    这就是心魔作祟,金刚不坏之躯只能算是强大的法门中的一种,能增强极大的战力,而武道境界上的目标阶段,至少是要踏入道境七重境,步入道境后期,如此之下,金刚不坏之躯对于高岳的加持,就能够最大化,镇压道境九重都不是难事。
 
    而高岳当初在唐古拉山的战力,不过是可以和涂山氏一战,且胜算还不大。若非那位狐狸姐姐涂山氏已经多年没有和人斗过法,且曾经极度自傲的她,轻易败给了乔达摩悉达多王子,之后苦苦修炼,但一味苦修,实战经验的不足依然没有让她恢复足够的信心,所以最终一出手就动用了烧火棍惊寂,一把将高岳镇压,并打坏肉身。
 
    这还真不好说是高岳的幸运,还是倒了血霉!